北京11月20日电 (冯玲玲)20日,2019中国国际电子商务博览会暨数字贸易博览会(以下简称电商博览会)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本届电商博览会将于2019年4月11-13日在浙江义乌举办,相关筹备工作即日起正式启动。

  近年来,数字经济推动数字贸易兴起,数字贸易为世界贸易发展注入新动能。据了解,本届电商博览会将首设“数字贸易”展区,配套相关活动,搭建全球电商对话交流平台,分享数字贸易经验,构建数字贸易智能生态体系。

  “未来的电子商务,越来越依赖数字经济的支撑,这是电商新时代的核心驱动力之一。”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党委书记姚广海进一步表示,目前中国已成为塑造全球数字化格局的重要力量,正从产业投资、商业模式和全球治理等多个领域引领新趋势。

  不仅是数字经济,中国跨境电商也呈现出蓬勃发展之势。数据显示,2018上半年中国进口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1.03万亿元,同比增长19.4%,预计2018全年将达到1.9万亿元。今年7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新设一批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持续推进对外开放。种种迹象表明,跨境电商正迎来“黄金窗口期”。

  据介绍,本届电商博览会将增设“跨境电商”展区,展示跨境电商在提升贸易便利化、推动贸易全球化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全面拓宽跨境进出口在线渠道。另外,继续设立“农村电商”展区,诠释“互联网+农村”的新内涵。届时,将首次展示义乌与汶川扶贫对接成果,为电商扶贫提供“变输血为造血”的义乌经验。

  本届博览会展览面积达5万平方米,预设国际标准展位2200个。除数字贸易、跨境电商、农村电商三大展区外,还有电子商务示范城市/基地/企业展区、电子商务服务企业/社区电商/移动互联网展区,以及品牌网货展区等共六大展区。

  2019年1月1日,《电子商务法》将正式实施。为此,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与义乌市人民政府将在博览会期间举办电子商务创新发展论坛,切实推动《电子商务法》在电商领域的实施应用,促进电商产业健康、快速发展。

  届时,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将发布《世界电子商务报告(2017-2018)》。通过对全球电子商务发展的主要数据、特点和趋势分析梳理,力求向公众全面、客观展示全球电子商务的发展状况,并对未来发展态势进行理性预判。

  “从‘伴生者’‘受益者’,到‘助力者’‘加速器’,中国电子商务发展不断经历着角色之变。经过十余年发展,中国电子商务已成为深化改革的重要驱动力。”姚广海说。(完)

  冲入赛道递国旗损害了体育精神

  在竞技赛场上追求个人最好成绩,甚至超常发挥,才是体育精神的体现。真正的爱国,是赛场上的拼搏,而不是简单的拿不拿国旗。

  ---------------------------------------------------

  11月18日,苏州太湖马拉松赛在雨中举行。中国女子选手何引丽在终点前争夺冠军时,两次有志愿者冲入赛道递国旗。随后,她被身边的非洲选手拉开距离,最终屈居第二。

  谁也说不好,如果没有“干扰”,何引丽能不能把优势保持到最后,获得这场比赛的冠军。但毫无疑问,何引丽受到了影响。高水平运动员之间的竞争,胜负只在毫厘之间,任何干扰因素都是不容忽视的。

  事发后,有业内人士提出,志愿者给第一个冲线的中国选手递国旗,在国内马拉松赛中已不是第一次。而在这次苏州马拉松中,至少先后有两位志愿者给何引丽递国旗,也足以说明此举并非偶然和即兴行为。先前这一细节之所以未被关注,主要因为中国选手在接近终点时身边没有外国选手,递国旗没有明显影响比赛结果。

  比赛承办单位、苏州市高新区体育局体育处相关人士则表示:官方没有安排志愿者递国旗,可能是志愿者出于爱国的个人行为。

  在奥运会等重大国际赛事中,中国选手夺冠以后,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运动员身披国旗在运动场上展示的画面。面对现场各国运动员,以及观看直播的观众,运动员展示国旗无疑能够极大地激发国家荣誉感,凝聚民族精神。但是,绝大多数展示国旗的行为都发生在比赛结束以后,很少有比赛进行中、胜负还未有定论时,就匆匆忙忙展示国旗的运动员。

  运动员展示国旗,是竞技体育运动的“经典画面”。选手夺冠以后,出于自豪情绪,出于对国家培养的感激,主动展示国旗,当然为人们所乐见。但是,如果展示国旗的时机和场合并不恰当,就可能影响比赛。

  运动员表达自豪与爱国感情有很多种方式,展示国旗只是其中一种而已。国旗法规定,可以在大型体育活动等场合升挂国旗,但这是对赛事组织方提出的,而不是对运动员个人的要求。何况,在马拉松比赛的冲刺阶段,运动员的体力临近耗尽,志愿者递来国旗以后,能否妥善携带和展示也是个问题。像何引丽那样,接过国旗以后不慎把国旗甩到地上,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更快、更高、更强”是奥林匹克格言,也是人们公认的体育精神。运动员参加国际赛事,既是个人实力的展示,也代表背后国家的体育发展水平。在竞技赛场上追求个人最好成绩,甚至超常发挥,才是体育精神的体现。真正的爱国,是赛场上的奋力拼搏,而不是简单的拿不拿国旗。

  近年来,国内各大城市竞相举办马拉松比赛、长跑节,长跑比赛俨然成了城市形象的一张名片。而在赛事中常有意外发生,此次志愿者能够进入赛道递国旗,也暴露出赛事组织存在纰漏。

  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举办马拉松比赛,赛事组织者首先要确保马拉松作为长跑项目的专业性质。让选手心无旁骛地完成比赛,是组织者的责任,也是衡量赛事组织是否成功的标准。举办马拉松比赛,除了相关城市和机构的热情,更需要冷静和专业,后者才是比赛赢得公信力的基础。而爱国,落实到职业层面,就是一种专注、认真、恪尽职守的态度。

  王钟的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客户端北京11月21日电(冷昊阳)近日,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的典型案例陆续曝光。在此轮“回头看”中,不少地区被曝出虚假整改、敷衍整改,甚至“一刀切”、伪造红头文件等不作为、滥作为的问题,受到社会关注。

山西太原,夜晚的康乐街片区浓烟滚滚。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山西太原,夜晚的康乐街片区浓烟滚滚。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一刀切”

  “不管你烧什么他们都不管,只要不烧煤就行”

  今年以来,生态环境部曾多次强调,坚决杜绝“一刀切”。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下发的《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也提出,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集中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但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期间,督察组还是遇到了此类情况。

  在太原市迎泽区,督察组发现,该区在推动清洁能源替代过程中,在不具备集中供热、“煤改气”的条件下,通过设置“康乐街片区环保检查工作办公室”,禁止燃煤进入社区。

  然而,禁煤并不禁污。督察人员看到,在晚上7、8点时,已有不少人家烧起了炉子。由于燃烧的是各种废旧木料板材,许多人家烟囱都冒出了滚滚浓烟,如同一条条黑龙冲向空中。

群众收集的废旧木家具、地板等劈柴。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群众收集的废旧木家具、地板等劈柴。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对于这些黑烟污染,康乐街片区环保检查工作办公室的检查人员从来不管。一位居民对督察人员说:“他们三番五次告诉我们不能烧煤,只要煤不拉进来,不管你烧什么他们都不管,只要不烧煤就行。”

  一位大婶指着墙角堆着的废旧家具、三合板对督察人员说:“不烧这些还能咋办呢?又不让烧煤,也用不起电,没别的办法。”

  “禁煤本意是要禁止污染,结果却导致污染更为严重,如此行为实在荒唐。”生态环境部评价称,这是一起典型的、打着大气污染治理旗号却影响民生的“一刀切”行为。

  “这种拟采取禁止燃煤、倒逼居民用电取暖的做法,没有考虑居民实际情况,没有考虑供暖经济成本,工作简单粗暴,导致大量群众难以温暖过冬。”生态环境部称。

2017年5月和11月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卫星图片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2017年5月和11月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卫星图片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顶风作案 文件造假

  两份红头文件竟使用同一个文件号

  为了应对检查,甚至造假红头文件,推进违法项目建设的情况,也在此次“回头看”中,被督察组点名。

  2017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葫芦岛市绥中滨海经济区管委会(现更名为东戴河新区管理委员会)违法将39.6公顷沿海滩涂转让给佳兆业公司等3家企业用于房地产开发,绥中县国土资源部门为其办理土地使用证。

  随后,辽宁省上报整改落实情况称,绥中县已暂停规划执行,违规围填海项目已按要求停止建设。然而,今年7月,生态环境部现场抽查发现,违规的项目非但没有停工,甚至商业街项目已经基本建成,酒店会议中心建设项目1至8号楼主体也已封顶。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在实际整改工作中,绥中县政府不仅不落实整改要求,反而暗中推进违法围填海项目建设。该地主任办公会议甚至议定“由新区住建局等部门共同负责为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办理相关施工手续”,且“对该项目未批先建事宜不予处罚”等事项。

真假两份绥政发[2017]49号文件。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真假两份绥政发[2017]49号文件。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不但暗中推进违规项目,当地甚至临时编造假文件以应对检查。督察组发现,一个绥政发〔2017〕49文号,却匹配两个完全不同的文件。经核实,《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是偷梁换柱的假文件。

  “葫芦岛市绥中县政府、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在违法围填海问题整改中,阳奉阴违,一面编造假文件,上报省市政府谎称违法项目已停止建设;一面顶风作案,召开专题会议加快推进违法项目建设,问题严重,性质恶劣。”督察组称。

山东淮坊,当地人员正在围滩河上撒药治污。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山东淮坊,当地人员正在围滩河上撒药治污。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表面整改 敷衍整改

  耗资4700万元“撒药治污”,基本未见成效

  在黑臭水体的整治方面,敷衍整改的情况仍然常见。记者发现,在目前已公布的案例中,多起都涉及此类问题。

  例如,督察组在山东发现,潍坊市及滨海开发区为快速完成整改任务,未按整改方案要求开展控源截污工作,而是委托相关企业,采取对围滩河拦河筑坝分为几段、然后分别投加药剂并曝气沉淀的措施进行治污。

  该治污工程工期不足4个月,在短期水质得到改善的情况下,当地即对工程予以验收通过。

  但在验收通过后仅1个月,围滩河水质又开始恶化,无法稳定达标。至11月“回头看”下沉期间,督察组现场对沿线13个点位进行采样监测,水质均为劣V类,其中氨氮浓度最高达到44.2mg/L,超标21倍。

  “近一年来,耗资4700余万元的河道治污工程基本未见成效,表面整改问题突出。”督察组评价。

陕西西安,皂河河道上临时挖开的“引水洞”。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陕西西安,皂河河道上临时挖开的“引水洞”。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类似的问题也在西安上演。督察组发现,该市长安区在未完成皂河上游截污工程的情况下,于2016至2017年间通过给1.21公里黑臭河道加盖的方式掩饰问题,把“看不见”作为整改措施,存在假装整改的问题。

  发现问题后,当地的整改工作也同样滞后。此次“回头看”发现,皂河城区管网工程仍未建成,仅在皂河河道临时挖开一个直径近2米的“引水洞”,以输送污水至附近的市政管网,工程建设极为敷衍。(完)

  西红花质量等级团体标准发布

  本报北京11月20日电 (记者王君平)日前,《西红花质量等级》团体标准(T/CATCM002—2018)新闻发布会举行。该标准区别于传统以药材大小、粗细、重量、外观等指标来区分药材商品规格的等级标准,是行业内第一个以“质量等级”区分药材饮片“商品规格”的标准。

  西红花是最为名贵的药用植物之一,其商品规格及市场价格制定主要依据外观及产地,评价指标缺乏客观性,市场价格差异较大,为消费者造成困扰。针对这种情况,中国中药协会组织10多家西红花产业相关企业,在《中国药典》2015年版的基础上,增加西红花特征性成分苦番红花素作为质量指标,并以西红花苷Ⅰ及西红花苷Ⅱ的含量之和作为等级标准的划分依据,制定了《西红花质量等级》团体标准。

  11月21日电 据日媒报道,21日,韩国政府宣布将解散根据《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设立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对此,日本政府提出强烈反对,首相安倍晋三称,“希望韩方采取负责任的应对。”

  安倍晋三在官邸向媒体表示:“若不遵守国际承诺,则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将无法成立。希望韩方采取负责任的应对。”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表示:“依照日韩共识这是问题,日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秋叶刚男在外务省召见韩国驻日大使李洙勋提出抗议。河野向媒体透露,李洙勋向提出抗议的秋叶表示:“不会要求废弃日韩共识或重新谈判。”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强调:“切实履行日韩共识至关重要。将继续锲而不舍地劝说韩国政府。”

  首相官邸相关人士表示:“虽然一直劝说(韩方)不要解散,但未能奏效。只能说要遵守共识内容。”

  2015年12月,韩日政府“突击”签署《韩日慰安妇协议》,称就“慰安妇”问题达成“最终、不可逆转的一致”。根据协议,由日方出资10亿日元、由韩方组建“和解与治愈基金会”。日方称,这笔钱为“治愈金”而非“赔偿金”。

  该协议在韩国引发强烈舆论争议。自文在寅出任韩国总统后,韩方多次对这一协议表达不满,称该协议无论从程序上还是内容上均存在重大瑕疵,多数韩国民众从情感上“难以接受”。

  11月21日,韩国女性家族部在其官网发表声明称,已与韩国外交部等有关部门就解散“和解与治愈基金会”一事进行协商,并将依法进行解散所需的程序。声明称,今后将致力于制定恢复受害者名誉和尊严的政策。